首页 > 建构研究 > 外墙表皮 > 清水混凝土 > 清水混凝土 > 令人惊艳、直击内心——SESC Pompéia

令人惊艳、直击内心——SESC Pompéia


2020-06-22 11:23:07


    


初见位于巴西圣保罗Pompéia(庞贝)的SESC休闲中心的图片,即被其粗犷的形象所惊艳,再仔细研读下来,越发觉得感动。它和我们周边充斥的“看似奢华但内心无物的、“装饰繁琐堆砌的”、“售楼处式精致显摆的”、“娘炮式虚伪忸怩作态的”、“玩弄建筑手法无病呻吟的”……所谓精致的建筑形成了一种反差,它看起来甚至显得“寒酸”、“粗野”、“粗糙”,但却让人感觉“无比真实、直击人心”。这种感觉在面对一些艺术家(如梵高)的作品时能够感受到,也在一些艺术家(如艾未未)以及那些和艺术家关联密切的建筑师(如王澍、刘家琨等)的设计作品中体会过。

项目命名为“休闲中心”而不是“体育文化中心”实际上已经说明了建筑师的态度——创造一个适宜于市民玩乐和聚会的、“轻松”的空间而不是“沉重”的、“充满竞争”的场所。建筑师无疑希望通过一种放松的方式,将文化、艺术、健身等内容在不经意间传递给市民。

标志性的图片.jpg
©Døgen(CC BY-NC 2.0)
标志性的图片——令人惊艳的粗狂的形象,参观的人们、日光浴的市民、自由的气氛,说明了休闲中心受欢迎的程度。

从作品也认识了这位伟大的、还不太为人所知的、出生于意大利的巴西现代派建筑师——Lina Bo Bardi(1914,12,5~1992,3,29)。她同时还是工业设计师、专业媒体人、社会活动家、历史保护主义者。(关于其个人故事,读者可以搜索阅读其它文章获得更多信息。)

她致力于创造“因地制宜”的巴西建筑,她的设计简洁明快、不落窠臼,具有强烈的力量感,建造工艺多采用当地普通的材料及施工工艺,从不追求高科技和豪华感,这也是她称之为的“ Arquitetura Povera”(“贫穷”的建筑)。

Bardi最为重要的建筑项目之一即是SESC Pompéia(分期建造,1977~1986年)。这是非营利性商业社会服务组织(Serviço Social do Comércio,简称SESC。成立于1940年代的非政府组织,旨在为成员提供健康服务以及体育和文化活动。)在圣保罗Pompéia的一个休闲中心。这是由一个旧的钢桶工厂经改建、加建而成的集体育、文化以及其他各种休闲活动的场所。

GOOGLE地球中的SESC Pompéia.jpg
GOOGLE地球中的SESC Pompéia

Bardi另一个重要的建筑作品是巴西圣保罗艺术博物馆(简称“MASP”),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仔细研究

巴西圣保罗艺术博物馆  ©Wilfredor(CC0 1.0).jpg

巴西圣保罗艺术博物馆  ©Wilfredor(CC0 1.0)


SESC Pompeia休闲中心从建筑形式上分为两部分——原有厂房改造而成的红色坡屋顶区域、新建的两个混凝土塔楼及一个高达70米的混凝土水塔。

整体鸟瞰.jpg

整体鸟瞰  ©Fernando Stankuns(CC BY-NC-SA 2.0)

由于现代分工的精细性,现代工程设计、建造常常是脱节的——建筑师面对图纸设计、建造者按图纸被动实现设计,二者画地为牢、各自为战,看似井井有条,但又让人感觉机械,缺少灵动。

这个项目中,建筑师将设计搬至工地,他们和建筑工人、技术员、艺术家以及一直在此活动的市民们一起“因地制宜”完成了整个项目的建造,机械中融合了手工的情感。这种工作方式也正是那些“不懂设计”的艺术家常采取的一种模式,很容易产生“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解决方案。

原有厂房改造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还正是大家对于早期现代建筑产生逆反、现代建筑寻求转型的时候。这个时候,划时代的具有导向意义的现代建筑作品——“高技派”的法国蓬皮杜中心于1977年完工,以一种嬉皮士方式玩弄历史的“后现代建筑”也开始崭露头角,但对于“历史和文化”的真正尊重尚未进入建筑师的“创造性思维”。

Bardi给出的挖掘原有历史文化的解决方案现在看确实超前。这和21世纪初至今各国兴起的工业厂区、设施等改造为各种“文化园区”及其它用途的民用建筑的做法完全相同。或许其中有经济的影响因素,但不得不说,建筑师对于历史文化的理解超出了同时期的其它同行。

原有厂房由钢筋混凝土+砌体+金属桁架建成。一系列室内外改造从1977年开始——立面去除后来的抹灰以显示原有的砖砌体及混凝土框架;内部空间根据功能需求重新规划,尽可能保持了空间的整体性、开放性,设置了图书馆、剧场、各种兴趣工作室、展厅、休闲区等。1982年,这些改造部分投入使用。

平面功能分布.jpg

平面功能分布

从入口大门看厂房改造后的自然风貌.jpg
©victortsu(CC BY-NC 2.0)
从入口大门看厂房改造后的自然风貌
剧场外大厅.jpg
剧场外大厅  ©victortsu(CC BY-NC 2.0)
开敞空间里的壁炉.jpg
开敞空间里的壁炉©paulisson miura(CC BY  2.0)
室内的浅水池.jpg
 室内的浅水池  © victortsu(CC BY-NC 2.0)
休闲区.jpg
休闲区  ©victortsu(CC BY-NC 2.0)

展览区.jpg

展览区   © victortsu(CC BY-NC 2.0)

展览区   © victortsu(CC BY-NC 2.0).jpg
展览区   © victortsu(CC BY-NC 2.0)
兴趣工作室朴实简单的隔断墙.jpg
 © victortsu(CC BY-NC 2.0)
兴趣工作室朴实简单的隔断墙 
改造区域的墙面、地面、顶棚均显示出原有工厂车间的真实状态,历史感、文化感、新的功能自由地组合其中,看起来甚至有些寒酸,但却让人感觉轻松随意、毫无压力,不同的人们——退休老人、孩子、年轻人均能在此找到属于自己的场所。

新建混凝土塔楼


场地东南角尽端新建的两座混凝土塔楼主要提供了体育、健身的空间,它们于1986年开放。大体量的5层塔楼(层高约8米)容纳了游泳、篮球、足球、健身场馆,小体量的12层塔楼(层高约4米)则提供了垂直交通、舞蹈、体操等空间。

新建塔楼、水塔典型平面图.jpg

新建塔楼、水塔典型平面图

两座塔楼为什么分开而不是合成为一座?这其中的原因应该是建筑师有意识避开两塔之间原有的河流,并通过覆盖河沟的架空木栈道来提醒人们场地的原本情况。同时,这也利于基础结构设计。

新建的混凝土塔楼无疑从体量和形式上都令人震撼,与厂房部分形成巨大反差,但由于偏居一隅以及粗犷的形式产生的亲和性,二者之间却并没有“违和感”。

其中的方塔基本是一个封闭的立方体,其东西墙面均各有20个“洞口”(不是窗户,内部有红色推拉格栅);另一切角的立方体墙面上则“随机地”点缀着方形的窗户。

新建部分不同角度三维示意图1.jpg

新建部分不同角度三维示意图2.jpg

新建部分不同角度三维示意图

“孔洞”


新建混凝土方塔东西两面的异形“孔洞”同样是令人浮想联翩,这些形状从哪儿来?变形虫?隐喻“弹孔”?无论如何,这种“异想天开”但又“合情合理”的异形孔洞相比于规则的洞口给封闭的建筑带来一丝轻松与浪漫。据称建筑师将其称为“西班牙内战孔”。

东西两面的“孔洞”.jpg
 ©Imagens Portal SESCSP(CC BY-NC-ND 2.0)
东西两面的“孔洞”
没有任何修饰的异形洞口、内部红色的格栅.jpg
© paulisson miura(CC BY 2.0)
没有任何修饰的异形洞口、内部红色的格栅  
©Imagens Portal SESCSP(CC BY-NC-ND 2.0).jpg  ©Imagens Portal SESCSP(CC BY-NC-ND 2.0)

室内看窗孔、格栅.jpg

  ©Imagens Portal SESCSP(CC BY-NC-ND 2.0)
室内看窗孔、格栅

空中连廊


分开的两栋塔楼(垂直距离约15米)从建筑形式上自然地产生了丰富性。小塔楼作为垂直交通空间(电梯、疏散楼梯)及辅助的更衣室必然需要和大塔楼产生联系。

建筑师采用4组互相错位的Y形空中连廊同样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连廊提供了两者之间必要的联系、紧急情况下的疏散,又客观上提供了室外的休息、交流空间,成为建筑的重要特色之一。

© victortsu(CC BY-NC 2.0).jpg © victortsu(CC BY-NC 2.0)
© Imagens Portal SESCSP(CC BY-NC-ND 2.0).jpg
 © Imagens Portal SESCSP(CC BY-NC-ND 2.0)



模型中上下重叠的Y型空中连廊.jpg

模型中上下重叠的Y型空中连廊

混凝土水塔


高达70m的新建圆柱形混凝土水塔据称坐落于原工厂烟囱的位置,从形式上也起到“隐喻”作用。水塔特殊的水平向“蕾丝花边”式肌理同样令人“瞠目结舌”,原本枯燥的圆柱体竟然让人产生了无数的联想。这种肌理也与塔楼的粗犷的木模板肌理形成一定的反差。据称这是建筑师向墨西哥著名建筑师路易斯·巴拉干(Luis Barragán)致敬。

塔楼和水塔混凝土肌理的反差.jpg

     ©Døgen(CC BY-NC 2.0)

塔楼和水塔混凝土肌理的反差  

水塔“蕾丝花边”式的肌理.jpg

©Frank van Leersum(CC BY-NC 2.0)
水塔“蕾丝花边”式的肌理 

1958年建成的墨西哥城五座卫星塔.jpg

©ProtoplasmaKid(CC BY-SA 4.0)
1958年建成的墨西哥城五座卫星塔 ,灵感来源于路易斯·巴拉干及其他艺术家 。
木栈道

原有地形上的河道以木甲板覆盖,暗示了场地的历史。木栈道上配置了“瀑布”,周边也设置了淋浴,这也让木栈道成为了城市海滩——市民日光浴的场所,充满了自由、热情、平民化的气氛。

城市“海滩”.jpg
城市“海滩” ©Døgen(CC BY-NC 2.0)
城市“海滩” ©Mateus Hidalgo(CC BY-SA 2.0).jpg
城市“海滩” ©Mateus Hidalgo(CC BY-SA 2.0

色彩


早期现代建筑中常以局部鲜艳的色彩作为整体气氛的调节器,这也是柯布西埃常用的设计手法。同样,作为深受现代建筑影响的建筑师,Bardi看来也较为喜好这种“简单高效”的装饰手段。暖色的、粗犷的混凝土墙面上,红色的大门、风口、格栅、窗框、入口门套、外置管材等不禁让人产生“莫名的兴奋”。

粗犷混凝土背景中的红色大门、窗框.jpg
 ©Nathan Bishop(CC BY-NC-ND 2.0)
粗犷混凝土背景中的红色大门、窗框  
红色的入口门套、风口、栏杆.jpg
©Imagens Portal SESCSP(CC BY-NC-ND 2.0)
红色的入口门套、风口、栏杆 
红色的风口、红、绿色管线.jpg
 ©Gabriel de Andrade Fernandes(CC BY-SA 2.0)
红色的风口、红、绿色管线 

红、蓝色管线.jpg

红、蓝色管线  ©  victortsu(CC BY-NC 2.0)


应该说,建筑师的设计离不开其“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Bardi的设计不可避免地体现出其对“平等”、“自由”、“真理”的追求,对“历史”的尊重,对“特权”、“阶级”、“专政”、“虚伪”的厌恶,这当然与建筑师的人生经历有着必然的联系。

建筑师的设计同样离不开当地的人文环境。没有对巴西文化、传统的深刻领悟和洞察,建筑的结果也肯定不是如此。Bardi这位成长于现代建筑大发展时期的建筑师并没有被现代建筑的形式语言所困,她更多地是忠实于现代社会的发展理念,她用一种声音表达了实现美好世界的梦想:“我们在这里进行了社会主义实验。”
建筑不仅仅是让人看的,更是让人用的。使用者对待建筑的态度更是判断建筑“优劣”的因素。无障碍的开放的空间——街道、图书馆、休闲区、展览空间、公共餐厅、木栈道,自由包容的管理,SESC Pompéia最终成为了不同年龄段及社会阶层的人们平等享受生活的地方,带给人们无数美好记忆的地方,一个城市中的“绿洲”。
对于SESC Pompéia,在某次访谈中,Bardi说:“对我来说,建筑是一个老人或一个孩子,他拿着一整盘食物优雅地走过我们的餐厅,寻找在公共餐桌旁坐的地方。” 
SESC Pompéia再一次证明了人类对于真实情感的需求,那种脱掉虚伪伪装之后的轻松惬意。当然,这样的项目需要建筑师全身心的投入,可遇而不可求。
相关文章

 清水混凝土的N种表情

 “忘记建筑”——向艺术家学习!


本文作者介绍:

褚智勇,东南大学建筑系工学学士,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学硕士,教授级高级建筑师,一级注册建筑师。曾著有建筑材料与构造类畅销书《建筑设计的材料语言》,现为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讲师。


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如认可本文内容,请转发给更多需要的人士!

建构物语公众号.jpg
“建材U选”网站:WWW.BML365.COM
联系邮箱:SERVICE@BML365.COM
微信服务号:BML365    QQ:1601990015
文字版权属“建构物语”所有,实景照片、视频等属原作者所有,未经相应许可不得使用。


0/250


10条评论

相关产品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微信 QQ 新浪微博